职工之家
首页 >> 医疗服务 >> 职工之家 >> 正文
戊戌狗年的这个春节
浏览人次:
加入时间: 2018-03-02 08:17:00
作者:
来源:

元宵节还没有过,就不算过完年,在我们这里,正月十九最热闹,十九那天,河上街耍狮舞龙、演故事的一出场,漯河的年才算“正式”过完。
回顾就要过去的这个春节,还真有些话想要说,既然今年是狗年,那就允许我这个“小狗”,也“旺旺”两声吧。
(一)无爆竹辞旧,有新意迎春
腊八祭灶,春节来到,姑娘要花,小子要炮。
往年的腊八过后,大街小巷里就可以传出来零零星星的鞭炮声,到了除夕和初一的交接时,“声震寰宇”的爆竹简直狂热到了顶峰,愈演愈烈地燃放烟花爆竹使我们有点苦不堪言了,空气污染、噪声污染,使我们不敢开窗,不敢舒心地深呼吸。
禁燃烟花爆竹,让我们当下的春节显得有些冷清,不过,对于避免其所造成的污染和烧伤炸伤等危害还是必须执行的,如今,这个观念已逐渐深入人心了,远在农村的弟弟也微信告诉我,今年的乡下放鞭炮的已大为减少。
其实,燃放烟花爆竹的习俗也不是自古就有的,有人说是起自夏朝,也有人说汉朝开始出现,到了唐代,才兴盛,总之,流传了千年之久,但一种风俗逐渐演变成攀比之风而危害社会的时候,就应该废除,尽管,爆竹声中一岁除的诗句和意境也很美,但不能过分留恋。一百年多前中国的男子的长辫子在当时的国人眼里也是很美的,但还是被辛亥革命“咔擦”一声剪掉了,对于一些落伍的习俗我们还是应该有革旧换新的勇气和决心的。
没有了震耳欲聋、浓烟刺鼻的爆竹相伴,我的这个春节依然年味十足。这不,腊八粥一喝,年的味道就来了。先是各种协会、同学会或者返乡的亲朋好友,就相互约定搞团拜、茶话会或者聚餐。今年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和式太极拳协会的团拜会,组织者别出心裁,精心布局了一场集拳术、才艺展示和座谈联欢为一体的大型聚会,拳友们身着传统的练功服,在设计精美的大舞台上,伴随着悠扬的音乐切磋交流,以文载道、以武会友、以酒助兴,很是快活!
二十三小年已过,商铺里、地摊上卖火红的春联、花花绿绿的挂历、年画一下子多了起来。二十八贴嘎嘎(花花),不到二十八,书法家们和书法爱好者都会应邀到美术馆、社区甚至偏僻的乡村,义务为老百姓写对联,为困难群众献爱心,练了两年书法的我,今年也幸运和老师们一道,挥毫泼墨,为小区居民写了一天对联。
一天下来,身体很累,但书写了浓浓的春意、书写了真挚的祝福,锻炼了自己,也快乐了自己!
(二)回家过年——近乡情不怯
上高三的儿子提出他不想回老家过年,到时候和爷爷奶奶电话里拜年,我们答应了他,也理解刚刚放假几天,正在苦读备战高考的,在城里出生又在城里长大的儿子,一方面他太累了,一方面,他已经叛逆成大男孩子了,他的故乡其实和我的不是一个地方。
大年三十,我们小家三口人,在漯河看春晚守岁。大年初一一大早,我们夫妻就驱车回60多华里的舞阳老家。
回家,回家,我们要回家过年。
每逢春节,多少游子不惧千山万水,不怕人挤车堵,千里迢迢、万里云飞,也要回到父母身边过年。我离家这么近,除夕晚上却没有陪在年迈父母身边,很是惭愧,不过,一年能够多次和父母在一起,隔三差五给父母电话问候,弟弟一家又和父母在一块,心里稍安。
妻子把车开得又快又稳,窗外是一望无际的田野,水沟里还残存着厚厚的积雪,望着熟悉的故乡土地,想着快要见到父母乡亲了,我的心情非常高兴。
翻开手机,顾不上回复微信好友的新年祝福,就随手抓拍了几张窗外的照片,恰巧手机存的几张图片:一个是中国结映衬着的倒“福”,一张是精致竹筐装着大红的“春”字,一个是我写的篆书:金狗旺财,还有一张跃在桃花枝头的雀,我就把他们一并发到了朋友圈,并即兴写下了这样的文字:喜鹊蹬枝春意闹,回家多陪爹妈聊聊。给他们做做饭、唰唰碗,和乡亲们拜拜年,这就是新年!
都说近乡情怯,可我哪里有什么“怯”,只是兴奋和高兴,到了家门口,我拎着给父母的礼品,快步跨进院门。
父母见到我们也是非常高兴,边给我们盛饭,边说,今天暖和,一大早,就有拜年的,刚走了一拨。我赶忙扒了几口饭,妻子把准备好一千元红包塞给妈妈,妈妈有推三阻四地塞给妻子,说,是给大孙子的压岁钱,正在推让,一门子的几个叔侄走进来,大家围着父亲备好的酒菜团团而坐,我给几个能喝酒的叔侄还斟了几杯,其他人喝着茶水,吃着糖果、瓜子聊着家常,不大一会,几个婶子、嫂子也走了进来,屋子坐不下了,叔侄们纷纷告辞。我和婶子、嫂子们打了招呼,随着其中一个叔叔,去串门拜年。我家是个大家族,堂兄弟家就有几十口人,不出五服的至亲同门也上百余口了,从不到8点到10点半,我才拜年结束。回到家,赶忙到厨房做饭。老家有大年初一,男人做饭的风俗,以前父亲是家里的大厨,过年饭做得特别好,这几年,毕竟是70多岁了,父亲开始给我打下手,今年父亲又显得老了一些,想到父母一天一天地衰老,我的心里莫名地疼痛了一下。
大年初二,我们又驱车到临颍,陪妻子回娘家。
妻子父母已经去世,我们今年到她二哥家做客。二哥和他在珠海上班的儿子早早在家门口接住了我们。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,大家都是笑容满面的,嫂子怕我们冻着,又在当院升起了火,让我们烤。妻家也是家族兴旺、人口众多,今天出了门的姑姑、侄女也都回娘家了,大人、小孩子热热闹闹、红红火火的围坐在一起,幸福极了!
二哥是村里有名的厨师,品尝着他做的美味,和侄子、侄女婿们碰杯小饮,也是很幸福的事情,他们也不逼我喝酒,因为一方面我还要赶回城去,一方面饭后,我还要去其他哥家去坐坐。
直到夕阳西下,我们方婉拒了妻家哥侄再三挽留,才依依不舍离开临颍回漯河。
回家过年,过的是那浓得化不开的亲情啊!
 
作者简介:
包广杰,男,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民建会员,河南漯河市第二人民医院检验科副主任,主任检验师(正高职称),市作协理事,市和式太极拳协会副秘书长,笔名包子、文青、花未央等。曾在省内外刊物、网络发表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科普文、报告文学等百余篇。多从身边平凡人平凡事着笔,传递正能量,讴歌新风新貌,深受读者好评,曾受到市委宣传部、卫生系统等相关单位表彰
河南省漯河市第二人民医院 包广杰
邮政编码:462000  手机:13643955778 ,15639560907